当前位置: 首页>> 最新动态>> 正文

走进鲁迅图书馆
发布时间:2019-11-28   来源:陕西省人民政府鲁迅图书馆     浏览次数:

2019年11月28日

阿莹

古老的地方常常会逸出惊喜。

这些年我每每走过西安的新城大院,从没想过这座大明王朝统领西部的秦王府,已然看不到李自成登基的任何痕迹了,反而在路经一栋被白色瓷片覆盖的小楼时,会不经意地朝那烫金的“鲁迅图书馆”瞥上一眼,心想声名卓著的舒同怎么会为这小小的图书馆题名呢?感觉这个名字可能是20世纪什么运动留下的痕迹,这几个字可能是好事者从字库里集来的。感觉那扇两米宽的拱形小门里,一定像厂房角落里的书屋,摆满了花花绿绿的时尚书刊,可在繁忙之余抽暇浏览,觅得惬意;或钻进去查到并不深奥的片言只语,心生得意;似乎那伟岸的馆名与雍容的书法,与这被冷落的门脸不甚协调,以致有一次突降阵雨,我还跑到楼檐下躲了一会儿,也没想进去拣几本书来。但是,那天我走进窄窄的拱门,不由得暗暗吃惊,这小小的图书馆真就像那名字一样,太有来头了。

穿过短短二十米长的走廊,居然有一个介绍图书馆历史的陈列室,一张张20世纪的图片和一行行文字静悄悄拉开了动人心魄的大幕,脚下刚移几步就有肃穆涌上来了。没想到王府角落的图书馆竟与红色政权一样悠久,1931年11月,中华苏维埃政府在瑞金刚刚诞生,五个月后就在沙洲坝建立了中央图书馆,那棵粗壮叶茂的樟树边,有一间被称为敖厅子的小屋,只有区区二十平方米,竟藏有图书五千多册,汇有三十多种苏区的报刊。可见红色政权诞生后,尽管空气中弥漫着血雨腥风,革命党人却始终不忘学习。那一册册盖有中央图书馆钤印的书刊,浸染过多少革命者的汗渍,也领略过多少领袖的抚慰。

我惊讶,在那你死我活的艰难岁月,红军视装备如生命,而对读书的渴望也不亚于对武器。面对敌人的围追堵截,每天都有枪声,每天都在死人,可是稍得喘息,图书馆就在浓烈的硝烟中开张了,显然那些图书是像军用物资一样随队而行的。我看到1935年10月,红军经历了雪山草地的风雨洗礼,刚刚来到陕北的吴起镇,中央图书馆的小门就悄悄开了。这个微妙的现象一定感动了美国记者,斯诺用镜头记录了一位红军小战士在图书馆门前的身影,随后那个可爱的形象便随着《西行漫记》名播四海了。抗战胜利后,胡宗南率部进攻陕北,我军果断撤出了延安城。就在隐蔽大型辎重的同时,仍不忘将馆内书籍藏进安塞的真武洞,直到我军红旗重新插上延安城头,那些图书才又焕发了五彩颜容。

我惊讶,这个鲁迅图书馆居然还承载着国共合作的历史,1936年10月24日《红色中华》报道,鲁迅先生逝世后举国哀悼,中共中央和中华苏维埃政府致电国民党中央和民国政府,提出了纪念鲁迅先生的五条动议,其中第三条就是改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图书馆为鲁迅图书馆。原来,这个馆名还连缀着两党波澜起伏的情愫,当是那个汹涌时代的温柔见证了。

似乎站在陈列室里,脚下稍有停顿就能感慨起来。坐落在宝塔山下的简陋图书馆竟然还吸引了老外的目光,曾经深入延安采访的美国作家史沫特莱,就对鲁迅图书馆珍爱有加,她不但捐赠了一大批外文书刊,还开设了外文书刊部,自告奋勇担任了管理员,在那黄土弥漫的延河畔开启了一扇观察世界的窗口。

显然这个图书馆承载了共产党人深远的需求,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林伯渠就曾担任馆长,这可能是近代史上级别最高的图书馆馆长了。而且鲁迅图书馆还饱含着领袖的牵挂, 1939年12月6日的《红色中华》上,有一豆腐块般大小的消息:为扩建馆舍,毛泽东给图书馆捐助了200个银圆,林伯渠捐助了300个银圆。展室正中的两个玻璃橱窗内还恭恭敬敬摆着一套精装的《鲁迅全集》,竟然是周恩来1945年在武汉买下送给图书馆的。我想取出来感受大师的教诲,却发觉玻璃门已经锁死,如今已如珍宝般收藏了,看来这里不知有多少书刊留有令人唏嘘的故事呢。

在新中国隆隆的礼炮声中,鲁迅图书馆随西北军政委员会迁到了西安,也将一批珍贵书刊移交给了中央档案馆。后来,鲁迅图书馆又随陕西省政府迁入新城大院,藏书日增,环境日新,给忙碌的人们带去一丝阅读的享受。“文革”伊始,为避免馆藏图书遭受损失,机敏的图书馆人又挑书刊移交给了上级部门,保证了革命者的印迹永久留存。1981年8月,鲁迅图书馆在新城大院又开张了,曾经在这里有过阅读经历的舒同先生,欣然提笔写下了“鲁迅图书馆”五个大字。显然,小小的馆舍牵动着无数共产党人的心扉,也把他们对后代的期盼透过笔墨传递出来了。

我肃立在清净的展室里,端详着一张张影印的借书票感慨良多,似乎看到领袖们在书架前如饥似渴,滔滔思绪带给了革命者不竭的动力;凝视着那小红军腼腆的面庞,似乎看到老外端着相机在门前徘徊,阅读的背影激起了对共产党人的敬仰;环顾那一排明亮的玻璃橱窗,似乎看到一匹匹骡马驮着图书,也披着共和国早春的曙光,跟随着解放大军南征北战,一个个字符已化作了冲锋陷阵的号角……

不过,当我走出鲁迅图书馆,目光从金灿灿的匾额上移到环绕大院的明朝残垣上,突然想到那李自成当年的起义军也曾摧枯拉朽地,一日攻克了西安,在秦王府黄袍加身,二日攻克了北京,昭告天下国号大顺,然而短短几个月就一败涂地了。似乎很多人都在探寻他们失败的因由,写成的论著几乎能铺满大院。共产党人之所以成功,秘密也许可以从这小小的图书馆中看出端倪。

所以,我们应该感谢默默的图书馆人,没有因为狭小而放弃精神的挖掘。